Saturday, December 20, 2014

黑色的琳達-八

 大部份的人都認為兵役是一種考驗,更何況,展祥和琳達已經住在一起幾年了。有一個事件,非得讓原本生活在一起的兩個人,無法天天再見面,兵變之說,當然可怕。

  然而,展祥卻不是這麼想的。他認為,或許,這是個機會。如果琳達選擇離開,這段關係也就不用因為許多壓力,外加自身的壓力而僵在那裡,動彈不得。換個角度想,自己離開,也算是對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琳達是一個測試,多愛她?多想念?多牽掛?

  展祥說服琳達,可以繼續住在他家,但最好有份工作,畢業證書拿到了,不出去工作,每天面對長輩的壓力,還是存在的。琳達非常同意這個想法,只是,文憑拿到,不表示可以寫出一份漂亮的履歷。都二十多歲,其他同學多少也有些打工的經驗,或是累積了其他什麼可用的東西,琳達的生活中,除了展祥,幾乎一無所有。

  「一無所有」幾乎就是琳達的履歷表的貼切形容,既沒有社團經驗,也沒有參與什麼樣的活動,沒有打工,就連電腦也不怎麼會用。這裡指的是,上網點滑鼠這種動作,還做得來,文書作業的程度幾乎沒有。這時代,幸好金錢可以買到絕大多數的事物,包括證書。展祥幫琳達報名補習班速成的電腦文書作業證照班課程,說穿了,只要去上課,幾乎可以保證拿到一張看起來有點樣子的證書。不論,實質的內容如何。也許,多少也和文憑類似。

  展祥等著兵役的時間,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,不是出外去玩,就是在家裡玩遊戲機。琳達去上課之後,有些自己的時間與空間,感覺似乎不是太壞。偶爾想起當兵這種事,心裡就算有些不安,卻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,家裡已經有些安排。展祥還沒去服役,琳達的課已經結束了,說快,是也快了些。拿到兩張看起來有點樣子的文書處理證書,實質上並沒有什麼改變。事實上,大部份的作業還是展祥幫琳達做的。

  接下來,就是幫琳達一無所有的履歷加一些料,幫她投到網路上的人力銀行,看看是否有機會?打扮起來,琳達看起來還有點機會,平常是過度被誇稱長得像徐若萱,若是化妝技巧再修正一些,還能看起來乖巧的樣子。要她按步驟做,琳達還可以做得不錯,臨場反應便是弱點了。不論如何,總要履歷先讓人先讓人感到有興趣才有辦法見到人,修照片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
  展祥把同學的打工經驗放一些進去,再加上剛拿到的證書,修好的照片,普通的自傳,寫得零落,可也沒人期待一個曾經是重考生,外加應屆畢業的女孩子有多好的經歷可以寫吧?即使看著網路上的資訊總是很殘酷,除了學歷,也要個經歷,另外還得加上琳達跟不上的語言能力或是其他實務能力。亂槍打鳥吧!展祥想,除此之外,沒辦的辦法了吧。主動幫琳達亂投了幾百次電子履歷給各種公司,主要以行政為主的工作內容。

Thursday, December 18, 2014

黑色的琳達-七

  琳達也有些看似姊妹淘的玩伴,她把展祥也分配到自己和這些女孩子相聚的時間裡。原因無他,一部份是宣告,一部份是炫耀,另一部份則是希望讓展祥也感受到些壓力。在愛情這個市場裡,哪裡都有可能,不是展祥才擁有這樣的權利。

  展祥在琳達的場合裡,多半不說話。與其說他搭不上什麼話,倒不如,他很清楚自己只是出來買單而已。琳達給他的,他還給她。這樣公平些,也有面子。琳達就算是這樣的場合,能不放開展祥的手,便不放開。這可以宣告世人,她愛情的堅定不移。或者,她在說服的只是自己。

  琳達也沒心把展祥介紹給自己的那些朋友們,她很清楚,這是有危險性的。一個小小的差錯,她內心那份愈來愈大的期待,可能在一瞬間消失。充其量,她只能做到,讓身邊的那些女孩子們知道,她幾乎是打從麻雀要變鳳凰了。從一個像是空氣不怎麼顯眼的小女生,她變得亮麗光彩,不再是以前那個只有某個人陪她等車,談談極簡單的戀愛。她要的是更大,更多的未來可能性。

  展祥能給她的生活,是多數人無法供給的。琳達十分清楚,這不應該是唯一的優點。她費了許多時間,試著去發掘展祥更多的優點,更多吸引人的地方,而非局限在他的背景而已。她希望,一起生活中可以發現的展祥,是別人看不到的,也取代不到她目前這個位置之外可能取得的。

  說是順利畢業,不如說是勉強地拿到文憑。琳達一樣必須面對展祥極可能必須服兵役的可能,依展祥的狀態,想逃避兵役幾乎不可能。而且,展祥似乎並不在意兵役這件事。

我的網誌清單

851981

Plurk

wibiya widget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s Psi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