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pril 21, 2015

不寫作的作家-十七

  五十二萬是蓉芳得到的實際數字,她在一家老旅館裡看著這些現鈔。這些錢並不夠她償還欠款的部份,只能算是分期可以談的程度而已。當年那個願意和她生活的人,從她的生活裡完全消失,毫無音訊,連共同的朋友也總說,不知道他去哪裡?這些是謊言,她偶然從電視上看到一個地方採訪,裡面那個男子正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。他開的店很成功,看起來氣色很好。沒有她,他的生活仍在向前。

  她的官司最後以和解作為結束,賠償金在她自以為是的態度下,得賠償六十萬,併以公開道歉的表達歉意。至少沒有告訴,她也請不起律師,更何況,她確實抄襲別人的文章。這件事,不是沒有影響。首先,出版社離她更遠了。誰也不想要一個抄襲他人文章的人,更別提考慮出版這樣的人的文章。由儉入奢易,由奢入儉難,她早已經改不掉那揮霍的習慣。然而,她的生活一天一天隨之陷入困境,太多次靠著借貸來生活,甚至用偽造過別人的簽名只為了借貸能成功。親戚們也被她借過錢,只是這些人總是轉頭向泓然討。他們說,總是親姊妹,看泓然能不能替這個妹妹償一些,畢竟,泓然是比較穩定的。

  蓉芳不是沒有試著賣掉過自己身邊明明用不著,買的時候又極度昂貴的東西。筆記型電腦、化妝品、保養品、飾品、衣服……。不幸地,賣掉這些,她還是不足以應付最簡單的生活。有個朋友曾經為了幫她脫離這樣的生活,硬是將蓉芳拉去和她一同住,總是時時叮嚀著她,基本生活有,其他還是得慢慢靠自己。而帳單仍是天價一般的一張接著一張來,數不清蓉芳究竟有多少負債?蓉芳也未曾如實說過。這唯一曾經想救她的人,似乎理解到蓉芳的危險已經是在法律邊上遊走,她完全幫不上任何忙,反倒自己可能被拖下水。最後,只能對蓉芳提出請她搬離的要求。

  自此之後,蓉芳住在一個不到三坪大的房間裡,一個極老舊的房子,隔成許多房間,只有一個簡單的浴室可以共用。房間裡,因為堆滿著雜物,漸漸散發出惡臭來,她成了一個不受歡迎,卻也沒有什麼特別理由得趕走的鄰居。若不是經濟情況或是形勢相逼,誰又願意住在那樣的環境裡?沒得吃的時候,蓉芳會稍微打扮一下,到親戚家拜訪。說拜訪,就能混得一餐有得吃,好一點的話,還能住個一、兩晚。久而久之,也成了不速之客。

Sunday, April 19, 2015

不寫作的作家-十六

  房間裡依舊放滿各式母親留下來和蓉芳多年前留下來的東西,看起來像是個遺跡。蓉芳像是在一角翻找著什麼,天暗了,房間的日光燈顯得刺眼。很長一段時間,家裡不太用這樣的日光燈,全依泓然的方式換上比較省電,光線比較柔和的燈,原是考慮父親看電視、看書,還有晚上獨思用。

  「這是媽的手尾錢,妳拿著吧。」泓然發出聲音,對著不知道在找什麼的蓉芳說道。
  「喔。」蓉芳轉頭,還是那張蒼老的臉,手上拿著一些紙,步子不怎麼穩地走去接那手尾錢。
  「找什麼?」泓然順口問道。
  「泓然,我知道媽有錢。我們分一分吧。」蓉放折了折手中的錢,放進褲子口袋裡,頭也沒抬地說道。
  「要錢?」泓然沒有感到太多意外回道:「這就是妳回來的目的?」
  「算是。」蓉芳回道。

  房間實在太髒亂,泓然試著找個位置坐下時想,是該找個時間清一清這個房間了。總算找到一個座墊,打了灰塵,墊著坐了下來。
 
  「是差不多該分家了。」泓然的口氣平靜地如同平時,甚至比平時還穩定地說:「帳可以給妳看,其實剩不多。我只有一個條件……。」
  「這也是我的房子啊!」蓉芳開始扯開噪子說道。
  「妳的房子?這房子是爸買的,從來就沒過到媽的名下。」泓然如同演練過般回答道:「爸前兩年過世時,妳沒回家,所以過到我和媽名下。」
  「還是有媽的那一份。」
  「妳真覺得這還是妳的家嗎?說話客氣一點。」泓然的語氣老成,儼然像是個家長,不是個孩子。
  「我還是有我的那一份!」蓉芳死抓住這一點不放。
  「我知道。所以所有的帳,已經請律師處理,妳應得的那份,我會買回來,老家這塊,我不可能讓妳賣掉。」
  「所以,妳打算用現金買就是了?」
  「是現金。但我會請律師跟你談,這些帳都是乾淨的。」泓然起來準備像是要離開地拍著身上的灰。
  「妳打算趕我走?」
  「是妳從來沒回來。」泓然轉身離開這個灰塵滿佈,充滿霉味的房間。

  蓉芳這些年來,仍沒有結婚,她沒有去處。要不是從親戚那裡聽說母親病逝的消息,她也不想回來。看見泓然過得像還不錯,對生命不禁升起更多忿恨不平。為什麼泓然可以擁有一切?為什麼總是泓然說了算?為什麼泓然可以過著好日子?太多她認為不公平的事,為什麼發生在她身上?

不寫作的作家-十五

  這對姊妹再次相見,已經又過了快十年,在母親的葬禮上,她們遇見。泓然猜得出來,這肯定是親戚說出去的消息。自從上次見過之後,泓然只在電子郵件上請妹妹將戶籍遷出,蓉芳也負氣遷出,之後,再也沒有任何聯絡。前兩年的父親葬禮上,蓉芳也缺席。透過網路,好像可以知道對方,只是蓉芳對這個家的依賴,遠高於她自己以為。母親的葬禮上,蓉芳的出現,對於其他出席的人,不是沒有驚訝。她變得蒼老許多,像極了四十多歲的模樣,肥胖又愁苦的樣子。從衣著上看來,她顯然是勉強自己出現,卻化著濃妝,令人分不清楚蓉芳究竟是來向自己的母親告別,還是來表示她還活著?

  泓然按母親生前習慣,禮貌性地告知少數的親友。和父親的排場相比,父親的要更顯得低調許多。皆是壽終正寢,年過八十,古禮上都屬喜喪。這個家,從來人口就不多,蓉芳後來沒了聯絡之後,也沒有她結婚的消息。泓然已經和交往多年的伴侶約定,過了母親的喪事之後,簡簡單單地辦結婚。父親過世之前,還是那句話,不要泓然依著年紀或是別人的話結婚,不想結,就別結了。她問父親,確定嗎?父親只是笑了笑,又說她傻,沒真的回應她。

  蓉芳表示要取孝服時,泓然走上去,說要借一步說話。
  「妳來做什麼?」泓然問道。
  「我也是媽的女兒。」蓉芳應道。
  「血緣上是。」
  「妳現在是怎麼樣?我給媽上個香都不行嗎?」
  「沒有不行,是人情義禮。妳真的只是來上個香而已嗎?」
  「媽說得對,妳就是想罷佔這個家!」蓉芳的聲音突然拉高了起來。
  「隨妳怎麼說。如果妳想鬧事,請妳離開。」泓然沒有什麼特別的情緒,告訴蓉芳道:「是孝女也要有個孝女的樣子,去把妝卸了再過來穿孝服。」

  儀式結束,泓然已經累得不得了。坐在父親原本習慣的座位上,看著原本的客廳,這個家算是空了吧?她想到,蓉芳好像回到她原本以前用的房間裡,那房間坐了蓉芳原本堆放的雜物外,後來也被母親用來當倉房用。母親的手尾錢這部份,還是得給蓉芳,是時候該談談分家的事了。

Friday, April 17, 2015

不寫作的作家-十四

  直到父親進到加護病房,過程不到四十八小時。父親動了頸動脈手術,缺氧時間評估還是有可能對大腦有所損傷,接下來的觀察十分重要。加護病房外的家屬,不能隨時在病人旁邊,只能在醫院規定可以的時間訪視。那四十八小時內,泓然不知道自己簽了幾份醫院給的同意書?每一份都無比沉重。她問主治醫生所有可能的情況,也試著向加護病房的護理人員表示有任何事,請立即通知她。母親在旁邊,並沒有多說什麼。泓然甚至不太記得什麼時候母親在醫院?直到母親向泓然提到,先回家吧。她才發覺,只有她和母親在加護病房外面。蓉芳並不在。她管不了蓉芳在不在?她該回去打理一下,父親醒來不致於看到她太糟糕的模樣,也該準備一些父親在醫院裡面需要的東西。

  回到家後,泓然發現蓉芳仍坐在客廳裡,略低著頭。泓然的怒氣被眼前這一個妹妹的態度給激了起來,走到蓉芳旁邊,死命壓著聲音要蓉芳抬起頭。蓉芳的臉上,完全沒有什麼表情,是有些驚嚇。泓然直接舉起右手,往蓉芳的臉上甩上了一大耳光,那力氣連她自己的手都痛了。這是有記憶以來,她唯一一次打過這個妹妹的一次。泓然心中沒有太多的想法,只是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,準備梳洗,順便打電話告訴男朋友父親住院的消息。另外,先向工作的地方請假。

  泓然不讓母親在父親醒過來之前到醫院,母親年紀也大,要是一起病,她一個人肯定照顧不過來。就這樣,每天進出醫院,和主治醫生談論病情,給母親打電話報告。這段時間,男朋友下班後,便先到醫院陪泓然說說話,或是坐在她身邊,陪著她。而蓉芳則說是住在朋友家,說是距離家裡不遠,有事可以聯絡她。一周之後,父親醒過來了。泓然看著醫生問父親幾個聽起來實在很笨的問題,又指著泓然問父親,知不知道這是誰?泓然看著父親,父親吃力地看著泓然,十分辛苦地說:無聊。這是我家老大!看到泓然的男朋友,突然又接了一句:你們結不結婚都好啦。

  泓然突然笑了出來,也同時流著眼淚。醫生檢查結果,表示初步一切都算正常,只要再觀察恢復的情況,情況好的話,很快就能移到普通病房。泓然在加護病房外告訴母親這個消息,並告訴母親,下次要來看父親,還是得照醫院的探病時間。然而,她沒有打電話給蓉芳。

  也許是母親向其他人提起父親住院的消息,偶爾會突然出現親戚或父親的朋友來探病。親戚的部份,泓然一律婉拒了。多年來,父親不和這些親戚往來,這時候,更不需要。父親的朋友,泓然知道有些父親是樂於見到他們,除了提醒別大聲說話,吵到別的病人,反倒讓這些長年和父親走得近的朋友探了幾回病。錢的部份,全數婉拒。她十分清楚,父親不可能接受這些錢。情份上,能來看,也就算是有個義氣。

  不到一個月,父親受不了醫院,提早在醫生許可下辦了出院回家。父親沒再提過蓉芳。

我的網誌清單

  • 【靈光乍現_024】罣礙 - 靜觀可以看得深,看得遠。 ★朋友見到我,一直問我怎麼這麼會寫字,我說,我從小寫到大,他說,原來如此,他覺得我進步神速。 話說,我會的東東很多,當然無法在生活中每樣都照顧到,所以,會多少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持續的有多少。 寫字,每個人都會,書法,大家都上過,但是真正有興趣,可以拿起筆願意坐著享受其中的...
  • John Chen teases 'something brewing' in terms of new app strategy - In an interview with *CNBC*, John Chen hinted that BlackBerry may have another strategy up its sleeve when it comes to the future of apps on its platform...
  • Supercopier 1.2.0.2 免安裝版 - 取代檔案複製功能 類似KillCopy與TeraCopy - [image: Supercopier] [image: Supercopier] 取代檔案複製功能 - Supercopier,在複製大檔案或資料夾時,容易因為檔案龐大而卡住整個系統,此工具可以取代複製檔案時所出現的對話框,並且讓複製或移動檔案的動作可以暫停、繼續、略過、放棄,如此不但可以讓耗系統資源的動作先...
  • Google Drive 變身 Trello !幫雲端硬碟建立專案看板 - 知名專案管理服務 Trello 把看板管理法加上簡單易用的雲端合作,這種視覺化的進度管理方式受到許多專案團隊的喜愛。尤其遇到專案裡有很多瑣碎但又必須依序完成的任務時,「 一張視覺化的看板圖」能讓每個步驟更清楚落實在他們的流程上。 我除了自己有在使用 Trello 外(雖然一直抽不出時間在電腦玩物專文介紹...
  • 黑人二人組的基根擔任歐巴馬在白宮晚宴的「憤怒翻譯員」(中文字幕) - 美國新聞界的年度盛事之一 「*白宮記者晚宴*」於美國時間*25*日舉行 而作東的美國總統歐巴馬 (*Barack Obama*) 也如往年於晚宴發表演說 但今年他找了一位特別嘉賓助拳 喜劇團體「*黑人二人組*」的基根 (*Keegan-Michael Key*) 將再度化身他的經典角色「*憤怒翻譯員*」路德 ...
  • 老婆咋啦117...地震藉口 - *(圖片來自網路,感謝圖片提供者)* *天氣熱了...* *地球怒了...* *人心燥了...* *唉呦...* *一天到晚...* *地震...* *這到處震...* *這邊震完...* *那邊震...* *真是...* *叫人難以...* *心安啊...* *老公...* *尼泊爾...* *大地震....
  • 體香劑與止汗劑 - 圖片來源: http://www.stopsweatinghelp.com/images/how-antiperspirant-work.jpg
  • 忠犬追殺令:人狗之間 - 親密伴侶與敵對仇人的距離,是一線之隔?還是遙若天涯?...
  • YouTube撮影裏話「春なのに」 - 撮影機材 カメラ:iPhone6 Plus マイク:Zoom iQ5 iPhone6のレンズには着脱式の魚眼レンズをつけています。iQ5マイクのゲインは8くらいだったかな。ステレオ幅90°のセッティングです。 一度PremiereCS6で編集した動画をGaragebandに持っていって、軽くリバーブとコ...
  • 小村裡的動 ‧ 靜。 - 旅行對每個人來說或許意義不同 於我而言 旅行除了觀景
  • 妳我皆愚人 - 一杯濁酒敬哥哥與葉青。 記憶仍舊疼痛,需要酒精,大量稀釋,才能化成轉瞬即滅的泡沫。 生活瑣碎拍面,而妳我的暴烈憤怒裝載在基因的螺旋體上,把生命的不平刺青於身。於是濃菸,麻醉遮蔽,在縫隙之間刻下隻字片語。 不曾忘記,太多細節。只能反覆練習延展腦袋的肌理,拍打拉筋,等待未來一刻的驗收。 喜歡她撫摸我的片刻,像...
  • 楊清華乙未年農曆一月感情運 - 1、生肖鼠 在乙未年的第一個月,生肖鼠的運勢有所下降,本月需要多加節制。單身的朋友雖然應酬較多,但是難有中意的對像出現,不如沉浸於節日歡聚,與親友相聚時,多多發布求偶信息。已有感情對伴侶不要挑剔,和睦溫馨最好。 2、生肖牛 進入衝太歲年份的第一個月,形勢陡然變得嚴峻起來,好在節日的喜慶掩蓋了很多不利影響...
  • 去年我們曾在某處歡樂 - 在過去,衝突現場的情景可能隔幾天之後,會化為報紙嘲諷漫畫專欄的題材。在照相器材發達的時代,英勇的攝影師們會將這 […]
  • 乾麵 - 一早,被新來的鬧鈴叫醒,只好揹起包包上班去!只是辰光尚未即刻,辦公室還沒事候著,就算到門口也只能等著,索性到附近吃份早餐再說。
  • - Urban Sketchers Taipei 12月14日例行寫生活動 地點:志生紀念館 聽完鄭秋榮老師精彩的速寫心得分享,先是大致繞了一圈,選了這個位在日式庭園最邊緣的位置,旁邊是雞舍偶有雞啼,而越過背後矮牆是大同大學教學區。整座建築被植物包圍,雖是冬季但色彩仍是多變,尤其雨後更添清新感,當...
  • 拜訪自在居 - *1020825 晨騎日誌 篰子坑巷~自在居* *里程:49k 氣溫:山區23度 中興嶺:31度 人員: 7* *昨午後又是一場豪大雨,洗盡了污濁的天空~晨騎自在居,一路空氣顯得清淨多了,路旁不時還散發出檳榔樹花淡淡的清香~好清爽的早晨啊!* *每回晨騎此路線,都會於自...
  • 12.05.25傑嘰週報 - 各位姨姨大家好,我是傑哥,來幫大家做今天的標題新聞。 媽咪都偷懶…其實幫我照了很多照片有夠可愛的 可是媽咪下班累死了都睡著了,都忘記把我放上來給大家看看… 等到媽咪發現的時候,才發現已經照了一堆照片,而且有半年忘記把我放上來了。 真是迷糊的媽咪! 媽咪可以在首頁放隻會動的蜘蛛掉下來,上面還要有個網子...

Plurk

wibiya widget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s Psi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