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uly 26, 2015

Hello and Goodbye-九

  姍姍結婚一年後,誰都沒有她的消息,她的臉書也沒有公佈任何照片或訊息,她永遠不在線上。手機連個已讀不回也沒有。像是午後一場好雨,雨後路面又將這場雨落過的痕跡蒸的一點不剩。

  仲明這期間交往了一個女朋友,說不上慘烈,只是也沒有好結果。原本心想,終於可以換他告訴姍姍,自己要結婚了。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女孩,光是能和某個人一起吃早餐,就覺得像是幸福之星降臨到自己頭上。三個月多一些,仲明已經在想著如何向對方求婚?為此,他偷偷取了一個對方不常戴的戒指,四處看著,找一個不超出預算,看起來又不太寒酸的戒指。然而,挑起這種打算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東西,還真是費神。仲明甚至無奈地把娜娜找出來,只為了徵求女性的認同。

  「隨便啦。」娜娜穿著高跟鞋逛得不耐煩,早就沒好脾氣可說。
  「怎麼可以隨便啦?」仲明陪娜娜坐在路邊,看著路人,看著娜娜從寶藍色的皮包裡拿出菸來抽。
  「你知道嗎?她真愛你,你送她甜甜圈,她都認。女生就是這麼笨的動物。」娜娜吐出來的煙,像是在教訓自己的弟弟。
  「這樣很沒誠意啊。」仲明聲音壓低著說話「就像妳。妳家把妳養這麼好,難道要讓妳跟著別人吃苦嗎?」
  「跟著你會享福嗎?」娜娜一針刺得直接,倒也收了鋒地說道:「你看你家姍姍,不就連戒指都不用。」
  「她……這樣反而很正常吧?我不知道。我又不是阿德。」仲明接道。
  「你永遠不會懂是嗎?」娜娜粗魯地用那麂皮高跟鞋,像是打算將菸蒂揉爛的方式捻熄,然後站起來說要回家了。

  她一定是又在為了自己交往的對象家裡反對而不高興吧?仲明只會這麼猜想。娜娜從來不會好聚好散,不是她求別人,就是別人求她,求來求去,最後總是很難看,話也說得很難聽。雖然不知道非常明確的理由,對於娜娜的家人為什麼對娜娜的交往對象干涉特別多?這仲明也不清楚。事實上,仲明從來沒見過娜娜的男朋友。他永遠只是聽說。

  「這時候,如果姍姍在就好了。」剩下仲明一個人時,他突然這麼想。姍姍稱不上對名牌如數家珍,甚至全身上下最有名的牌子應該是運動鞋,而且還不是Nike這種大牌。姍姍總是會找到性價比好的東西,光是這一點,她就會幫上大忙。另外,姍姍也常常挑出質感好,卻可能因為還不夠有名,或是沒有什麼人注意的冷門東西,價錢當然也好。想著想著,這時候姍姍也不可能接電話,她應該是先蜜月,後來又去了哪裡?搬新家之後,她也沒通知仲明新家的地址。打電話沒有人接,電子郵件沒有回。大概是新婚,只想過兩人世界的生活吧。

  不找了。回家好了。說不準用問的,還能問出些什麼來。

Saturday, July 25, 2015

Hello and Goodbye-八

  仲明回到家時,時間還不過十二點。這時間,其他人應該還在吃吃喝喝。仲明是故意提早回來的,回到那個令他不怎麼想回來的公寓,而且身上除了很重的古龍水味,還有一身讓他一晚覺得不自在的西裝。他選擇先沖個澡,之後再到廚房燒水,煮泡麵,連同冰箱裡剩下的兩個蛋,一併丟在一起煮熟了,直接用小湯鍋吃。

  等著泡麵涼一點的時間裡,仲明將帶去婚宴的相機插在電腦上,看著照片。發現許多張都沒有對上焦點,實際上,大部份的照片慘不忍睹。吃著泡麵,看著其中某一張照片,那是一張姍姍對著阿德笑著的照片,想不起來是什麼事,旁邊雖然都是各自的朋友,在一個很擠的空間裡,姍姍對阿德露出的笑容是前所未見的溫柔,似乎這朵白色的花,只向這個人開放著,她的眼裡只有一個人。或者,對她而言,那個空間裡,真正存在的人,只有一個。

  泡麵的味道還是一樣,並沒有據說改了什麼配方而不同。泡麵還是泡麵。只是姍姍以前說,泡麵如果用煮的,味道就會不一樣。不一樣,是有一點點口感上的不同,但哪裡不一樣啊?這時候,仲明真想拿手機打去問個清楚。突然想到,這是姍姍的新婚夜。是啊,再也不可能隨時有事就打給她,她有了不同的生活。不能再任性地有事想說的時候,就打電話過去,向姍姍吐苦水,說些自己都不明白的話。放下電話,仲明感覺到房子更空洞了些。可能是因為秋天的關係吧。

  一邊端著小湯鍋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知道煮泡麵的秘密了。照片還是停在原處,仔細看,後面就是小王子和另外一個女孩子,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,他記得。小王子的眼神是看向姍姍的方向。如果,小王子也曾經看過那樣的笑容,但是換了人,這個小王子也太過大胸懷,怎麼還出席婚禮?如果,他自己沒見過,那是不是心頭酸酸的?這也只有小王子本人自己能回答。照片裡,已經說了一個很清楚的現實。那樣的笑容,只有阿德一個人獨有。

  阿德比起之前,最大的不一樣,是安靜多了。這是仲明自己的印象。以前,他好像還是一個挺能搭話的人,雖然有些怪。說不上為什麼?好像能跟人說上話,但不太和別人交心。他既安靜,而且比以前更在意姍姍的樣子。阿德是常看著姍姍,不用照片,直接可以知道。永遠有個雷達,知道姍姍在哪裡,才會放心。說不上什麼心機,很平常喜歡一個人的執著樣子而已。沒有人問起為什麼突然結婚?仲明自己也不好意思這麼問,姍姍不想回答,絕對不會說。婚前的那通電話,還真是白打了,應該在當時問出泡麵的事才對。

  不該喝的泡麵湯都喝完後,仲明拿著湯鍋回到廚房,丟在流理檯上。反正,沒有人會幫他洗這個鍋,沖點水,放著明天再洗。他回到客廳把照片全傳給了姍姍,不知道她是不是會看到?順便在電子郵件中問道「為什麼泡麵要用煮的才好吃?」這樣的句子,既然在意,不如打上去問一下。

  看著傳送之後的畫面,仲明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?只是呆著。他一直想提早回來,除了那很笨的西裝之外,他不習慣,不習慣姍姍結婚這件事。他曾經想過,絕對沒有想到成真是什麼樣的情況?姍姍變成某個人的太太,某個人變成姍姍的丈夫,聽起來極為陌生,也不真實。仲明很想結婚,一直以來,他想結婚的念頭比姍姍強得多。回想起以前交往過的女孩子們,他又想不出來誰可以是結婚的對象?每一個在交往的時候,都是以結婚為前提認真交往著,後來,怎麼都變成另一回事?而姍姍卻結婚了。

  「我幹嘛老在想她結婚怪啊?」仲明脫口對著空氣自語著。

Friday, July 17, 2015

Hello and Goodbye-七

  「婚禮」兩個字,用在姍姍與阿德上,說過於隆重,有那麼一點;說不夠隆重,卻也慎重地令人意外。

  婚禮舉辦的地點,是姍姍和阿德住在一起很久,屋齡至少有二十年的公寓裡。辦完這場婚禮,他們也即將離開這個公寓。他們兩個已經另外找了一處公寓,搬得差不多,使得原本看起來有些窄小的空間,大了些。姍姍說衣服是隨意的,帶心來就可以了。姍姍說,他們什麼也不缺。原本禮俗上給的紅包,都用粉膚色的指定小卡取代,請出席的人親手寫。原本仲明不知姍姍會用什麼形式辦這場婚禮?看了姍姍一身的白洋裝,加上白色襯著藍色滾邊的平底鞋,臉上除了看得出來上過口紅,連曬斑都沒有遮,完全是一個極為樸素簡單的模樣,可是笑得很美。仲明好像懂了點什麼?又似乎不太明白?連阿德都只是穿著白色的襯衫及米色休閒長褲,仲明自作主張地穿了全場十來人裡,最正式的全套西裝,顯得格格不入。

  用餐或許稱得上有點特別,都 是姍姍自己做的食物,除了飲料是買來的。中、西式都有,桌子則是用箱子拼拼湊湊起來,蓋了米色乾淨的大布,在上面放上百合花,如此而已。畢竟,要搬家了。來的人,真的只有十來個,不論是不是夫妻、戀人,或是朋友,都是一人一張請卡。姍姍要仲明自便,可以隨意和來的人聊一聊。小王子則一個人在一邊,但,也不算是一個人,他旁邊還有一個女孩子正含情脈脈地跟他聊著。「人氣這麼高!」仲明心裡想著,可他怎麼肯來?記得姍姍和他分手時,並不算平和,雖然也沒有吵架。

  儀式正式開始時,仲明又從心底感到奇異。除了誓約是姍姍與阿德兩個人各自寫的,其他的,就交由一位像是長輩的人來主持,甚至連交換戒指都沒有。他們的共同朋友阿智說,他們隔天把剩下的東西搬走,然後去登記。新人親吻後,象徵性地丟完小捧花,姍姍和阿德的婚禮儀式算是結束。他們開始招呼客人吃、喝。搬走啊?仲明也都忘了問,姍姍要搬去哪裡?

  小王子是第一個跑出來說話的人,他手上拿著玻璃杯,杯裡也不是什麼特別高價的紅酒,高價的紅酒只有一支,那一支也是朋友送的。杯子,是一般普通的玻璃杯,不說,真以為是場很美的小小婚禮。
  「不是說不結婚的嗎?」小王子高高帥氣地舉著杯子,指向阿德。
  「你先別把我借來的杯子弄破再說。」姍姍接道。
  「因為她是我唯一的家人。」阿德只有很短的這句話,說的時候,和姍姍中間還隔著一個朋友,朋友看他們兩個說話,自然向後退了一步。姍姍則主動,又吻了阿德的臉一次。
  「我也沒家人啊,妳就不當我家人。」小王子故意扮著醉向姍姍說道。
  「你不是也不喝的嗎?現在喝什麼啊?」說完,姍姍又走遠了。

  這個晚上,有人彈琴,有人唱歌,有人跳舞。姍姍每次看著阿德臉上的笑容,仲明從來沒見過。開心的笑臉和幸福的笑臉,原來是這麼不同。

Tuesday, July 14, 2015

Hello and Goodbye-六

  周末起床後,報紙上也只是重覆寫著無差別殺人案的發展。這個案子不都已經很久了嗎?仲明離不開媒體,但也不太重視。連家裡的電視,常常都是轉到音樂台,隨莫音樂台隨機播放音樂,一邊躺在沙發上用平板電腦和其他人聊著天用的。完全不在意音樂台播的是什麼音樂,只要有聲音就可以了。如果線上沒有人,那就玩玩遊戲殺時間,這是最大的娛樂活動,同時也是極少數他可以個人完成的娛樂活動。他,無法忍受一個人。

  可是,他能租個小公寓,其實也是因為他單身,沒有什麼要特別負擔的關係才租得起這麼大的地方。可也因為地方比其他同事住的略大一些,雖然在職場上,或是生活上,看起來挺風光,他卻很難開口說出,自己並不喜歡回家這件事。回到一個空曠又大的公寓,也沒別人,連條狗都沒有。就算寂寞,也只能在社群網站上,等著看誰有回應?周末,其他人都去約會了,這種日子是最討厭的!更別提其他的情人節、耶誕節,甚至是萬聖節……,這些會辦活動的節日,都列為他討厭的日子裡。只是這世界上,究竟有多少人像他一樣不喜歡節日和假日?
 
  準備中餐,其實也就是準備一天的第一餐。看到自己的廚房,他又覺得悲傷起來,人家都要結婚了,往後肯定常常在廚房裡做菜吧?曾經那些嘴巴上說要為我煮飯的,後來又都去了哪裡?為別人準備三餐去了嗎?仲明邊想,邊把兩個冷凍包子再放進微波爐裡,等著。「叮」,又是一餐好了。人家要結婚了,肯定天天下廚吧?仲明連包子是什麼豬肉口味也不太在意,就往嘴裡塞。

  把平板電腦打開,他看到娜娜把前一晚的照片上傳,還標註著他的名字。照片上看起來無比歡樂的樣子,應該沒人知道第二天醒來時,並不怎麼愉快吧?姍姍不怎麼愛用社群網站,朋友人數不到五十人。她寧願加一個認識的書店老闆,也不想把仲明加到自己的好友名單裡。她說,她比較喜歡真實世界裡的朋友。要不是因為社群網站是趨勢,大家已經把它當成即時通訊軟體使用,應該使用的機率會更低。

  事實上也是如此。仲明試過用facebook發訊息給姍姍,她竟然隔了快一年才回。這還叫即時通嗎?打電話給她還快一點。這樣的人,還能談戀愛,還能結婚,阿德是用心電感應嗎?仲明並不知道什麼關於阿德的事,只知道他們認識很久很久,姍姍不常提起,也不多說。像是一般炫耀的照片或文字,完全找不到。而姍姍和小王子交往的時候,至少還有一點點跡象可尋。那一點點,也就是少數連臉都看不到的照片,而且還不是合照。沒有一點敏感神經,根本不可能發現。

  他一邊回著娜娜上傳的照片,感覺自己好像跟這個世界還有一點連結。晚一點,已經約了聚餐,和另外一群人。周末就是一直找路子打發時間,免得自己無聊到死掉,卻又陷入更無聊的情境中的時候。要不要把西裝找出來整理整理,好去參加姍姍的婚禮?仲明忘記問了。

我的網誌清單

Plurk

wibiya widget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s Psi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