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August 16, 2015

《朱泥印話》販售,售完為止!

先前雖然有公佈幾個購書點,為了想購書卻又無法前來的書迷、北粉,還是再公佈一次Kathy知道的幾個販售點吧!

這回,我們又來了很驚奇的獨立出版讀本。寫字界有奇妙傳說的篆刻藝匠-阿北老師的傑作。「朱泥印話」這本充滿現代感的印譜,即使像我們這樣沒有水墨知識的人類看來,也有閱讀隨筆散文的樂趣,講真的,這種溶入歷史或沿革的隨筆真是越來越難看到了。(毫不遜色的,當然這批,與來自世界各地的獨立出版品ㄧ樣,是親手簽名的珍本。)數量非常有限,倒數開始計時.....
Posted by 書房味道 /abookroom on 2015年8月12日
「書房味道」位於林口,應該剩不到幾本了吧?全是簽名版,需要的朋友可以前往購書,書房也提供訂書、寄書的服務。由於是簽名書,無法簽購書人的大名,也沒有辦法,為了簽書,膠裝封套非得取下才能簽書。各位想翻翻內容,看看蔡阿北的諧星文及其刻印,都可以現場翻閱。根據蔡阿北的說法,這本書是用了不同的黑與不同的紅來印刷,所以印出來的字也就特別立體。印了兩回才有的結果!

而且,書房裡,除了書,還有其他小物可尋,很可能一不小心就帶了不少東西回家了!(完全是經驗談啊)



如果,並不是很在意是不是簽名書,希望膠封完整,感覺買到一本很完好的書,鋼筆工作室還有少數存量,一樣一本新台幣$300,每本都是跟我當初買來的一樣,回家才小心劃開膠封,然後慢慢在夜裡讀著。(更新:鋼筆工作室發佈鋼筆人有特價,這我可不知道了。量大可議吧?請需要的人或店洽談。)這種既機車,又不知道在搞什麼的愛書毛病,真的蠻適合。鋼筆工作室當然還是賣鋼筆及鋼筆相關的產品為主,和蔡阿北的相識(?)原本也就是從這裡開始。蔡阿北常常用鋼筆,他說他以前的字不好看……這句話,好像從很多前輩身上都聽過啊!

另外,大家也不陌生的「小品雅集」也一樣同步販售中。



半藏不藏的隱藏版,終於要向各位公佈了。這個是為了蔡阿北的鐵粉(死忠粉絲)設計的網路訂書單,一樣不由我經手,而是由蔡阿北個人特別為各位鐵粉服務,本島與外島的運費計價方式一樣,只有海外的計價方式必須另外視地區而定。您想簽金城武、金正恩、林志玲……都是由作者親簽,而且蔡阿北同學會默默地到郵局寄書給各位。(說出來好像就不那麼默了喔?笑)至於海外的訂單,因為目前還沒收到過,但還是會讓各海外鐵粉有機會訂到書的,書款方面,還是會由蔡阿北與您聯繫。整個不是我來收錢,請大家放心,我只會忘記收錢而已!(這樣好嗎?)

總之,大家還是能透過各種不同的管道,快樂購書,愉快閱讀。至於蔡阿北口中的下一本……各位慢慢等,這一本都說很久才出了。即使他信手捻來皆文章,第一本中的遺珠還真不是普通地多啊!

《朱泥印話》簽書會-無特別安排就是好安排

這天,好像也沒什麼緊張的感覺,最緊張的可能是從南部轉搭高鐵這一段路,怕自己迷路而已。話雖如此,但因為搞不清楚,並沒有迷路,原來區間車的最末一站就是了。

便利店的咖啡和三明治,坐在一邊,比較像應考生。只是平時應考的時候,就是整個放空狀態,以致於萌字王出現時,被說「叫了你很多次,都沒聽到我喔」,真的沒聽到。至於為什麼知道校長?這一向都很準。雖然萌字王不是來簽書的,還是很高興,終於見到面。這個小小的台北,要見面,說容易,其實也不盡然。結果還是失神中,忘記拍照。萌字王,拍照有時也不是為了好看,是因為記得這天我們見上面了!好看的照片,修修就是了嘛。

並沒有特別問,這一天原來對面是建志兄。(坐錯攤,應該坐到對面去?)蔡阿北騎著小單車,路上還一度沒電,用棕色布袋揹著書來,包包放著,然後就跑去買咖啡了。(阿北同學,這是你的簽書會啊~~~),心裡這麼想,不過,我自己還不是一樣嗎?真是同一天生的,也就這樣子。鋼筆工作室借場地,比我們還忙上許多。
樊大哥,全臺灣最少的姓氏之一。就算要組個樊氏宗親會,可能都要跨海或是努力多子多孫?關於書法或是刻章、甚至是繪圖……好像沒有一件事做不到。提到瘦金體,許多人都會想到他,不過,他的神奇故事實在太多,很難理解的故事更多。也許,我們身邊總有一些很有趣的人和故事,多聽就會多獲得。

關於瘦金體是什麼東西?有興趣的人可以加到樊大哥的「無瘦不成金」社團看看。

詹老師,據說是害得蔡杯杯跌入萬丈深淵的啟蒙。(蔡杯杯,明明就是你自己的問題啊!)遠道從彰化北上,辛苦地在暑氣仍盛的初秋來參加簽書會,真是太感人了!一向不只是有一堆好筆,還有一手好字的詹老師,整個很溫和,感覺好像會被學生欺負的感覺。這也成了當天幾位最可怕的來賓之一,一字排開,蔡阿北、樊大哥、詹老師、鋼筆工作室老闆和建志兄,應該有人會以為這是硬筆字大活動吧?幸好真的不是什麼寫字盃,不然我只能旁邊站了。(我不是一直在旁邊而已嗎?哈哈)

最可愛的除了詹老師的笑容滿點之外,他一到就懷抱著粉絲的心情而來,滿是開心。好像完全不知道,連他在內已經有三位老師了!遠端說不定已經有人開始咬牙沒能來向幾位索簽名。

一直對寫字這件事默默在教育上耕耘的詹老師,還不知道而且有興趣的朋友,可以參考他的Blog:小題大作的樂趣所在

這位可能有人感到陌生,也可能有人感到熟悉。她可是當天最遠道而來的其中一位佳賓,人稱「校長」的「筆芝筆國」社團主。不過,自從我被放生到筆國之後,就很開心地在這裡玩了起來,筆國什麼時候變成幼稚園?記不清楚了。(笑)總之,筆國有校長,有長老,還有許多學生。但,我們沒有老師!造成學生請長假?(我)或是不知道在哪裡混?(我)校長這次是來被野生補獲?還是來抓學生(我)?就不得而知了!

從澳門快閃一天到台灣,還來參加簽書會,真的是體力驚人!早上還去看小丸子展覽,買了我也很想要的體育服……真是,也不知道多買兩套!哈哈!再見到校長氣色比之前好上許多,真的很開心!手上三本是誰的?一定不都是校長的,所以,收到的人就知道了。(笑)


同學,我真的忘記問妳的芳名了!哈哈!對不起!但是妳的照片是這當中很有故事的。蔡阿北真的很忙,先是一邊咬到一半的冰棒不知道怎麼放?拿在手裡簽書。合影的時候,又接到夫人來電,一邊在講電話……整個有點走鐘感,卻又很真實。這樣的照片,有它自己很獨特的故事,讓人想保留下來!


簽書簽到後來,就是一場聊天會。順其而然變成這樣,沒有什麼不好。原本蔡阿北以為簽個一、二個小時就可以再騎著小單車回去了。想得美!一開始聊天,關於生活上的事,像是買書買到沒地方放,或是教學生的故事,送花、買筆、說相聲,還是那訂作的唐裝……比起一般排到無邊無盡的簽書會而言,這樣自然而然反而有趣得多。對面的建志兄應該也很想來一起聊聊天吧?不過,他面前的筆友可沒打算放過他的樣子。(笑)蔡阿北提到,這天的書錢不用繳回「國庫」,臉上充滿著開心的表情。而且回去也不用送花給夫人,輕鬆地回家吃飯去。

回家之後,還是一樣讀書、寫字,貼了一篇:
圖片來源:Abe Tsai


而我,就感謝這是個好天,這天沒下雨,少拍了一位快閃的同學,見到了些好久不見,或是沒見到的同學。

我把簽書會當同學會了!

當然,如同輝龍哥說的,愛慕虛名的我,肯定也是要簽書的!
這是一般版

以下是特別版,當天來簽書會才有的喔!

Thursday, August 13, 2015

《朱泥印話》簽書會-齊白石賣畫,天愚簽賣書

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提到印,就讓我們稍微入世一些(根本沒出世過吧?),在簽書會的前一天。

明天想來參加簽書會的書迷、作者粉絲、主辦人粉絲(有這回事?!),或是想湊個熱鬧?沒關係,沒關係,就算是鄰居看熱鬧,我們也歡迎!因為「德不孤,必有鄰」嘛!齊白石也不是第一天就有辦法成為名家,您說是吧?

簽書會原本的想法,就是希望透過和作者見面,不論買不買?知道不知道?熟不熟?(幾分熟就不是小畢的事了)大門大戶大藝術,也是要賣錢的,簽書會怎麼可能不賣書!但是,現場的備書有限,不會有什麼千千萬萬本放在那裡,這不是江蕙演唱會,也不是再版又再版,又改封面的書,完全不可能無限暢飲喔!

我們不會舉辦什麼九把刀式的馬拉松簽書會,簽到你吐。因為書量可沒有多到排到巷口還買得到的程度,作者蔡阿北說不定突然想起來會說「讓我們暫停一下,喝杯咖啡吧。」就飄向遠方?(這應該,可能,大概不會發生)

公關打雜Kathy(小畢)我,僅能在此說明,明天簽書會現場的書量有限!限量這種事就是殘酷,過了這個村,難說有沒有下一個店。但是……

偏偏,我們是有準備的!(誰說BUT都很爛?)不方便前來的人也有吧?也有時間上真的無法配合的吧?也有不好意思的吧?或是,啊,剛好人不在這個鬼島,不是,是臺灣本島。小狗要生了,小貓要結婚,隔壁老王嫁女兒……種種因素無法前來,感到很困擾嗎?

來來來,簽書會後,我們會立馬發出規劃很久,搞不清楚訂書單給遠端網路訂購!而且,訂書單除了由蔡阿北主動為您服務之外,還有另外貼心小秘密選項及說明。這是現場版沒有的喔!

好奸詐?我沒有說不會有這個可能啊。蔡阿北是可預測的嗎?小畢也只能預測,蔡阿北應該,可能,大概,或許不會刻什麼開運章給你。開運章請找其他老師,我們這位,只會讀書啦!(這樣說會被揍吧?)

另外,怕粉絲突然有個貢品什麼的(有嗎?),蔡阿北說要喝咖啡,小畢也說要喝咖啡,這個當然我們會自己準備,所以不提供咖啡此選項喔。

而您如果中手有漢玉寶塔的話,小畢會比照您上太平輪的情況下,台幣50,收!


註:天愚為作者蔡耀慶先生的字,不是我編的!

Wednesday, August 12, 2015

《朱泥印話》簽書會-電視與我

名為《朱泥印話》,印當然是很重要的一部份。然而本人素養不足,學識不夠,再套一句人懶無藥可救,光是一個字,為什麼被刻成這樣?又是那樣?這個大小佈局怎麼是這樣?……雖有困惑,也無從深究。有時候,看起來是流暢的線條;有時候,像是畫;有時候,就像是一張圖。用不同的方式去看,免去那些得承受國學壓力的重量。不可否認,內行看門道,外行……我就湊個熱鬧。

蔡阿北提過,他想,這是一本「廁所書」。也就是平常蹲廁所需要的時間,可以看完一篇、二篇的長度左右,然後順順利利地解放之後,繼續等到下次進廁所,隨手拿來,沒有壓力。不論如何,曾經、現在曾經想過,或是真正已經買下這本書的人,應該怎麼也不會想到還有這一層用意吧?作者真是用心良苦,為了大家的健康而努力著。應了蔡阿北的「屎料未及」?

透過書裡的畫面、圖片、文字、標注……等等,其實可以看到許多線索,作品一旦完成之後,是否作者需要與讀者之間產生其他關聯?這點不盡然必要。看著這本書,也因為和蔡阿北有數面之緣,不禁讓我想起電影《寂寞拍賣師》(La migliore offerta)對某些作品執著起來,再偏執的壞性格,都會慢慢地磨著。

相聲的經典之一,肯定是1985年的《那一夜,我們說相聲》,偶爾互相來上一段自己記得的部份,可說是生活中的小趣味。蔡阿北同樣也能背得很熟,他本人應該知道為什麼會提到這個經典相聲,甚至知道這裡指的是其中的「電視與我」!愛看電視到呆住的程度,就現在的我無法想像。能夠看卡通的時候,我還是會非常開心,可是就算電視在旁邊的機會也有一些,常常還是會忘記電視的存在。深怕自己被電視迷惑而害怕地收回信用卡,對店員坦誠自己沒有勇氣,究竟是怕在電視前變成一株植物?還是當時的緋聞?真是一個難解的謎啊!

究竟是什麼緋聞讓蔡阿北收回信用卡,還是對電視念念不忘,甚至刻下「不可一日無此君」呢?讓我們還是拉下小門兒,套上小布套,大同寶寶擺好吧。(咦~



參考資料:
屎記

我的網誌清單

Plurk

wibiya widget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s Psi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